《白玉楼手札》辑稿

千年组
个人自嗨向,ooc
第六回中文东方圈人气投票,大家去投一票千年组吧(跪求)
————————————

《白玉楼手札》辑稿

辑者序曰:余避战祸而羁旅,至一残楼,柱朽牖坏,见弃久矣,然观其基,则必尝恢宏一时,殆前代之宫楼乎?遍搜之,一无罕物,唯见一牌匾,其文依稀作“白玉楼”三字。又得纸数张,上有手书,考其字迹纸张,盖非出自一人。今姑缀辑而成一稿,命之曰《白玉楼手札》。

六月癸亥

今晨,紫大人忽言起征,午后三刻,军行。大人留城典事。

月初,太史诺蕾姬大人占,以七月朔为发兵吉日,紫大人亦以为期,何故猝改之?紫大人曰癸亥尤在甲寅旬,我在午而敌在子,从孤击虚云云。余实不解也。虽癸亥日尤在甲寅旬,待军至辉针城下,必五六日后,更旬矣,何谓从孤击虚?且孤虚之说,久不行矣,殆属虚妄。行军讨叛,国之大事,可系于虚妄乎?

紫大人又径取太仓、丞相府存粮以充饷,令大人速遣给养追军。大人不悦,未与紫大人别,又令三日不市,逆旅不许留客,各城门不得进出。余无怪乎其不悦,唯不知此令安出?问之,乃知所以不悦者,紫大人既先期而行,则饯行之宴免,旨酒佳肴皆不得而食也。己既不悦,故特不欲见人之悦也。

嗟乎!主伐之帅不循定计,守城之丞以私犯公,临此大事而将相不和,盟誓不行,粮草未具,贸然出兵,将自溃于中路乎?余不知也!

再三谏,大人弗听而归寝,不进夕膳。子曰:“又敬不违,劳而不怨。”然何以不怨哉!

七月丙寅朔

大人忽召楼中乐伎琴师,名曰讲习演奏,实宴饮耳。大人多饮,饮酣,多言军中事。又自矜伐而妄语,谓紫大人不纳人言,孤军冒进,今前军虽次敌城下,已无余粮,一日后辎重乃至,若敌夜出城攻之必崩云云,余欲止之而无果。其与诸伎狎戏,无所顾忌,衣带散乱,余不忍视而先去焉。

七月戊辰

余持簿籍交大人画诺,适逢传书鸽至,乃紫大人捷报也,然未见大人喜色。是日大人食三倍于常,饮亦倍前日,顾终不及乱。

六月廿八日癸亥

与伊吹氏书:萃香足下,久不奉书,愧仰良深。岁来时势不定,民心草草,足下能政,远近皆称。昔足下与八云将军约为盟,患难与共。今将军出征讨贼,先期而发,欲击其不意也。尤恐迟而生变,故思经竹林以袭敌,然戍将因幡是虞,惟足下发兵扰以引之,则敌城三日可至。退避三舍,晋文终成其霸,逞志弃信,子木不及三年。惟足下知之。旧盟可寻,新好且继。将军凯旋,必佳酿以享足下。不宣。幽幽子顿首。

与萝氏书:米斯蒂足下,去岁既免足下商税一年,今当有余粮。三日内必集三千有五百石,输迄竹林北境待八云大将军。幽幽子。

六月卅日乙丑

阿紫书至,书曰:昨日我暮迫辉针城郊,得一村,村民设酒肉,奏琵琶以迎。我料其诈,而果为刺客。严讯琵琶手,知其有一妹,善鼓琴,在白玉楼为间,我发兵日即以雁书告,贼殆固守而不出,惜速破之计不成矣,必久围乎?

余答曰:卿但明夜中设宴,贼首针妙丸必赴之,勿怠慢不周。

七月三日戊辰

阿紫书至,书曰:昨夜设伏,贼军果至,辉针城破,针妙丸平。贼将正邪尤在逃,我遣灵梦追之。

余答曰:执讯获丑,薄言还归。

七月四日己巳

阿紫书不至,盖亲自追敌,不欲余知之也。噫,夫正邪诡谲狡黠,追捕殆难于攻城,阿紫必淹留久焉。

七月五日庚午

阿紫书不至。

七月六日辛未

阿紫书不至。

雄雉于飞,下上其音。展矣君子,实劳我心。

七月七日壬申

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

此句用力盖全在姑字。

七月九日甲戌

阿紫书至,书曰:一日必抵。

七月辛未

大人令驱楼内野雉,移其巢。恶其聒噪也。余问:传书鸽之聒噪亦如此,何未尝令去之?大人默不应。

七月壬申

大人呼余共饮,壶半而止,余未尽兴,乃与普氏三姊妹饮,至微醺,大姊言三日前乐坊有琴师见系,贼所派间也。余讶然,前者大人酒后酣癫胡言,或有意为之乎?

七月乙亥

我军凯旋,大人逆于门。宴,紫大人饮三白即醉不省,大人亦言不胜杯杓,实可怪也。大人相紫大人就寝,令余与蓝护军留为宴主。

七月丙子

大人与紫大人皆不朝。

《白玉楼手札》终

——————————————
大家双节快乐啊!
这个假期的千年文还是成了我恶趣味的集中体现物。
无数的脑洞和设定都没能写出来,最后又剑走偏锋。
千年厨失格(土下座)
希望这辈子能写出一篇西幻千年(看着现在这文觉得完全没戏)

评论(5)
热度(9)
 
 
 
 
 
 
 
 
 
© 黑椰子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