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蕾帕】太阳与宴会


有生以来第一次完整地割下一块腿肉。新人渣文笔无逻辑,望海涵。

由于开始写之前刚刚推完flowers夏,所以满脑子都是校园少女日常恋爱,根本没有表现出两个老女人应有的风范,抱歉。(其实也就是说,OOC慎入)



太阳与宴会

1.

吸血鬼为什么会厌恶太阳呢?

帕秋莉突然想到。

她记得读过的一本书上说,原因是太阳光会造成致命的伤害,但这无法令帕秋莉满意。在黑暗种族的世界中,杀戮技术之发达是与这些存在的坚韧程度正相关的,虽然结果上两者相互抵消,但这提示了一点:若是厌恶致命性,吸血鬼首先应该厌恶自己,那力侔猛兽的肉体,违逆天和的魔法,还有足以切断任何生物颈动脉的獠牙。

那么,是因为光明吗?她还记得读过的另一本书上说,吸血鬼喜爱黑暗,所以厌恶带来光明的太阳。这显然又是无法成立的谬论。因为没有一个吸血鬼不喜欢同样带来光明的月亮,尖锐幼嫩的新月、羞涩神秘的弦月、盈满欲滴的满月,还有憔悴凄美的晦月。吸血鬼们不会吟咏诗词,但从他们皮肤表面的魔力波动中,可以知道善变的月将他们的心弦拨出了怎样的乐音。

那么,难道是……温度问题?因为吸血鬼们觉得白天太热了?不不不,反例太好找了。春雪异变的时候,蕾米为了取暖三天两头往自己床上钻,害得阅读计划都被打乱了。帕秋莉及时阻止自己继续沿着这个方向思考。

在帕秋莉提出下一个要被推翻的假说之前,甜美的幼女音从身后响起,“帕琪,一起喝茶吗?”

“现在可是白天,蕾米。”帕秋莉转身,看见一只兴致勃勃的吸血鬼。自己有可能在研究一个伪问题……吗?


“蕾米……你为什么讨厌太阳呢?”

“噗!!!哈哈哈哈哈哈,那不是当然的吗~我可是吸血鬼啊!读书读得不清醒了?哈哈哈哈哈哈”一个名叫求知欲的幽灵在茶会上空游荡,帕秋莉还是开口发问了,得到的回应是一大口红茶和红魔馆馆主特有的放肆笑声。土元素结界在液滴打湿帕秋莉的衣服之前捕捉了它们,令其在空中一滞,随即垂直落在桌子上,像鲜血染湿了白袍。笑声却轻松击穿了结界,让帕秋莉的双颊和耳根发红。问出口才发现,这问题听起来愚蠢到让人羞耻。

“所以为什么吸血鬼讨厌太阳呢?”求知欲负隅顽抗,问题以学者的克制口吻重复了一遍,却让笑声攀上第二峰。

“哈哈哈!抱歉!哈哈!哈哈哈!哈……哈——”蕾米莉亚好不容易止住了笑,一手揉着肚子,另一手抹掉自己笑出来的眼泪:“为啥突然问这个呀?一本正经的。”

“真理的世界没有盲区,对魔法使来说,无论什么事物都能冷静而不带情感地观察,研究,分析。”等解决了这个问题,就去研究一下吸血鬼何以不能品味智性的愉悦。

“诶?那帕琪为啥那么讨厌宴会呢?呼呼。啊啦!司康饼终于来了~”

视线从兴奋地开始抹草莓酱的蕾米身上移开,帕秋莉将追问和红茶一起咽下。她无力去追究友人是否在话题间跳跃得过于突兀,因为羞耻感和求知欲的对峙已经让位于纷繁心绪的混战。帕秋莉回到图书馆,并不记得红茶的香味。



2.

蕾米莉亚是因为明显增加的无聊感而发现不对的。不知何时开始,自己竟变得无所事事。已经有几天没和帕琪一起开茶会了呢?派咲夜去邀请时,答复往往是“正在研究魔法,下次吧。”“今天身体不适,要休息。”亲自去图书馆找她,却只看见空空的座位和摊在桌上的魔法书。“小恶魔,你知道帕琪在哪里吗?”“最近帕秋莉大人每天都呆在图书馆呀?怎么了大小姐?”

蕾米莉亚终于感觉到帕秋莉在躲着自己,又不禁怀疑:以前明明可以绕到她身后偷看她用鹅毛笔在纸上游弋,难道都是刻意的配合?恶魔的寿命接近永恒,耐心却维持不了数日。蕾米莉亚试着天天去图书馆找帕秋莉,一个星期后放弃,帕琪总是和图书馆里的古籍一样难懂,她想。

无聊的日子总得打发,于是,夜晚的红魔馆变得嘈杂起来,或者说,重新变得嘈杂起来。一夜,蕾米握着红酒杯,看着大厅里大快朵颐,满嘴油光,歪七倒八的妖怪客人们,一阵恍惚:这才是红魔馆原本的样子,不是吗?日复一日,聒噪而奢侈,灯红酒更红的宴会,自己总是趁所有妖怪都微醺时才悄悄进场,听客人们谈论和夸大永远鲜红的幼月的真相,一边吹嘘着“了不起的斯卡雷特”一边互相攀比与斯卡雷特家的渊源和往来。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宴会大厅用得愈来愈少,而房间和露台摆上了小圆桌?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淡忘了赤霞珠和梅洛分别该掺多少血,却学会了凭香气区别锡兰红茶和正山小种?蕾米莉亚感到有人撞到自己的手臂,红酒洒在胸前和裙上,带来刚刚吸血进食的错觉,转头去看那无礼之徒,却只见一个趴倒在地上傻笑的醉鬼。

回过神来时,已经到了图书馆的门口,玻璃杯底还残留着一丝酒液,自己的脸倒映在杯壁上,苍白而扭曲。蕾米莉亚笑了,是个苦笑,她抬头将酒喝尽,扭动图书馆大门的把手。

帕秋莉依然不在,但直觉告诉蕾米莉亚,直到她开门之前,帕秋莉都还坐在桌前。抓起一本书,轻抚书脊,尚有余温。深呼吸一口,空气里是霉菌,书本和帕琪头发上精油的气味。蕾米莉亚正为时间轴的微小错失遗憾,随即察觉到一股令她讨厌的魔力波动,寻其源头,在桌上找到一颗指甲盖大小的钻石,这是帕琪常用的实验宝具,可将魔法输入其中预览效果,无论是创新还是改良魔法,都十分方便。

魔力在钻石中涌动,与书上的体温一样新鲜,还带着太阳的味道。璀璨的图案美丽异常,却通向痛觉与灼烧感,勾起蕾米莉亚沉积在心底的记忆。“帕琪!帕琪!!”无人回应。烦躁感喷涌上来,和红酒的后劲混合成一股洪流,将蕾米莉亚冲出图书馆,比话题的跳跃更突兀,更迅速。



3.

帕秋莉讨厌宴会,知识需要的土壤是宁静、专注和孤独。圣者可以独自悟道,贤者能够对谈语学,三人同行尤可攻讦论难,在此之上则与真理无关

如果说在反对某个事物之前要先了解它,那么帕秋莉并不在此指责的对象范围内。

初入红魔馆时的每夜,推杯换盏、刀叉交错的脆响给妖怪们不知疲倦的喧闹伴奏,令她在知识的宝库前不得其门而入。

她曾礼貌地向友人提出意见,得到的是馆主“我会叫他们安静点”的敷衍。

积蓄已久的岩浆终究爆发,那天帕秋莉正在图书馆里顶着噪音阅读一本魔法书,只觉楼上传来一声巨响和一阵摇晃,天花板上掉下碎渣,玷污了书页,墙边的一排书被吓得从柜子上跳了下来,摔成一团。

等帕秋莉恢复理智,她看到的是已经被皇家圣焰烧掉半边翅膀的蕾米莉亚,和一众或跪或趴,瑟瑟发抖的小妖怪。她惊愕于自己的失控,全身的劲陡然褪去,一口气没提上来,便咳得昏天黑地,晕了过去……

从回忆中抽身,帕秋莉盯着手里的魔法钻石。她仍没研究出吸血鬼到底为何讨厌太阳,也不知道那次茶会上,蕾米所说的话到底有什么含义,是一句无心的调侃,还是对魔法使的风格化做派的揶揄,又或是在嘲讽她自诩理性却差点夺了友人的性命?

最开始回绝邀请只是本能地逃避见面,给自己多些时间去揣测和思考,谁知不觉间久违的喧闹已然重临,击碎了主动探求的希望。那无夜不宴的数日,帕秋莉未尝释卷,却没翻一页。她一次次在魔法钻石中放出皇家圣焰,看着小太阳被锁在钻石里,贪婪地吸食着自我控制的成就感,又似发泄得爽快。当年的宽恕来得太容易,容易得像是一种怜悯、一种嘲笑,一种贬低。帕秋莉想象着自己在焰火和喧闹声中翻滚,这是迟到的赎罪,久等的解脱。

蕾米莉亚的到来是突然的,帕秋莉毫不犹豫地瞬发魔法将自己藏起,看着蕾米抚过自己的书,在空气中品尝自己的存在,端详起结晶中的魔法,恍然大悟一般呼唤自己的名字,最后落荒而逃。

啊,真是够了,我不要重蹈覆辙。



4.

十六夜咲夜听着灶上水壶中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知道这是水即将煮沸时的呻吟。对咲夜来说,时间的长短都是相对而言,是故短暂的时光也不容辜负,她抓住这小小的片刻,任自己的思绪放飞。

大小姐最近,挺不正常的。

每天晚睡早起,难道是要向人类的作息靠拢?一个人喝茶也不嫌无聊。

不过,倒是清闲了许多。

回忆起大操大办的那几天,就觉得现在这样也不错,发动时停的次数退潮般减少了。

说起来,帕秋莉大人似乎也有点奇怪。

既不来参加茶会,又不吃大小姐送去的甜点。是和大小姐闹矛盾了吗?而且,似乎在研究很特殊的魔法呢。

随着水壶的声音慢慢降低了音调,咲夜的思绪也落了地,打开壶盖,开水在静静地沸腾。

“美铃小姐,你要的热水好了!”

“谢谢~”

“想要哪种茶叶呢?我帮你拿吧。”

“诶?不是要喝茶啦~”


下午2点的阳光洒在红魔馆的阳台上,仿佛铺了一地的黄金,中国妖怪坐在一张小凳子上,背对太阳,两脚放在木桶里,一脸享受。

“美铃小姐这是在做什么呢?”

“嗯?晒太阳泡脚哦~中国人相信初春时这样,有利于身体里阳气的生发。”

“阳气?”

“嘛,有点像,太阳的能量?之类的东西。嗯……怎么说呢?中国人相信这个世界是由阴和阳两种气化合而成的哦,阳气就像太阳一样,充满动力和热量,阴气则是月亮那样安安静静的。冬天刚过去,给阳气鼓鼓劲会比较好,不然一直维持在冬天的收藏状态,就没办法阴阳平衡了。我是操纵气的妖怪所以比较信这个嘿嘿,咲夜小姐也来试试吗?”

“呀,我还是算了……”真是有趣的想法呢。话说大小姐那么好动,按道理算是阳气充足吧,所以喜欢月亮是为了追求平衡吗?至于帕秋莉大人……应该是灌满了阴气……但是帕秋莉大人可能比大小姐还讨厌阳光,这该怎么平衡啊?搞不懂了,果然还是别把中国人的理论往西方妖怪身上套。



5.

蕾米莉亚第一次真正感受太阳的热度时,她自顾不暇。抱起晕厥的友人,她直接击碎了宴会大厅的天花板,跳上楼去,找到最近的一张床。吸血鬼的王者是强大的,纵使在友人的呼吸恢复平静前一直输出魔力,她仍可自行修复被严重灼烧的身体。

当她让自己红宝石般的双瞳出现在友人苏醒的第一眼中,她在那双紫眸里,没有找到被自己原谅的释然,反而看见了被判处死刑般的失落。

蕾米莉亚从未知晓个中原因,她让甜点的芬芳冲淡焚烧的焦味,让无数杯红茶洗刷过去的灰烬。久而久之,她自己都忘了——若不是看见那颗魔法钻石。

为什么会厌恶太阳呢?

芙兰偏着头想了一下,说:“因为无论我怎么捏紧拳头,太阳都不会坏掉啊。”笑容天真无邪。

真的去思考时,发现自己也不知道,而且不想知道。

蕾米莉亚让女仆长每天提早一个小时叫自己起床,坐在红魔馆的阳台上,看着落日的余晖发呆,她开始“熬日”,总是接近正午才睡觉。她又一次断绝了宴会,选择喝茶。每天,她让咲夜送一杯红茶和一盘甜点到图书馆去,咲夜则端回空茶杯和原封不动的甜点。这次她坚持了一个月。

这天,蕾米莉亚醒来时,已是深夜。咲夜怎么没有按时叫我?她揉了揉眼睛,疑惑地撑起身子,感到手边传来天鹅绒的触感,是一个放在床头的小盒子。盒子发出淡淡的魔力波动,既有她讨厌的太阳的感觉,又有令她喜爱的月亮的节律。

蕾米莉亚打开盒子,里面是一颗指甲盖大小的钻石。



6.

帕秋莉不知道蕾米莉亚逃出图书馆时,想起了什么,想到了什么。

她只知道,如果身为魔法使意味着将知识、冷静、客观和敏感的自尊心视为自己的财富,那这次她慷慨无畏。

帕秋莉本想第二天就去找蕾米,但咲夜端来的红茶和甜点让她改变了计划。

既然对方愿意宽容一个魔法使,那就以魔法使的风格回报之。

不喝掉的话,可能被打翻洒在书上。这样想着,帕秋莉抿了一口红茶。

看看蕾米能坚持多久会很有趣。这样想着,帕秋莉缩回了伸向甜点的手。

如果能坚持一个月就送她礼物好了。这样想着,帕秋莉拿起魔法钻石,缓缓注入魔力。



7.

“那么,我们开始吧,帕秋莉小姐。”射命丸文举起相机。

“日&月符·皇家钻戒!!!”她如是宣告。



8.

“帕琪,那个烦人的天狗记者终于走了?”不知从哪冒出来的蕾米莉亚将下巴搁在帕秋莉的肩上,看她将几个新发明的魔法写进书中。

“射命丸小姐只是来为自己的报纸拍照取材的啦~”

“反正最后写出来的报道都是胡编乱造,下次让咲夜把她拦在外面。”

“咲夜小姐已经够辛苦了,就别给她添麻烦啦。对了,下次叫大家一起来红魔馆开宴会吧?”帕秋莉转过头来,看着蕾米莉亚说到。

“?!”蕾米莉亚愣住了,两颗红宝石似乎也涨大了一圈,然后露出尖牙坏笑道:“到底是谁要给咲夜添麻烦啊!”


正在用热水泡脚的十六夜咲夜突然感到一股阴气从脚底窜上来,直逼后颈。看来中国人的办法对西方人类也不管用,她想。

FIN



初稿拿给好姬友审阅之后没能让对方看懂主线于是大改,加了很多解释性的内容,但似乎还是没能让她看懂,而我已经无力再修改了。她的提点和意见一直对我帮助很大,这次真是让她辛苦了,感激不尽!

也感谢每个看了一句话以上的人(虽说如此,不看完似乎不会发现被我感谢了,嘿嘿嘿)

希望蕾帕势力日益壮大,东方圈薪火相传。

P.S.配图截取自THBWIKI


评论(4)
热度(23)
 
 
 
 
 
 
 
 
 
© 黑椰子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