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魔女学园X东方Project】【苏亚】【蕾帕】阅读与蘑菇



喜欢图片的话去原作者的P站划个分点一下收藏吧~

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36759853

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61949929



阅读与蘑菇

(0、

帕秋莉·诺蕾姬看着魔法阵的中央,犹豫着是否该马上用皇家烈焰烧掉这次魔法事故的产物。虚弱的身体早已靠本能发出警告:那东西上沾染的毒素会让她卧床不起、无力持卷一个星期之久。但或许是对自己难得的失误本身产生了兴趣,又或是觉得输出了足以召唤恶龙的魔力却什么都没留下实在无法接受,帕秋莉犹豫了。选择正如细沙,谁都抓不了太久,细沙从帕秋莉的指间流逝,最后,她的手里只剩下一本皮封的小册子。



(零、

日期:20XX年X月X日 

鸡蛇的羽毛!



(1、

鱼需要水,树需要阳光,蜜蜂需要花朵,人类需要谎言,帕秋莉需要书本。

金会锈钝,木会折朽,土会瘠薄,水会瘀滞,书本会毁失。

书本像一种生物,它出生、流传、改写、复制、繁衍。它和自己的同类相互引用,相互交流,又相互残杀。散佚的书正如已经死去的人,那些平庸之作,只会连存在过的事实都被时间抹去;而纵使是精彩而伟大的作品,也可能只留下一个名字或只言片语,那便是书的幽灵在盘旋。

帕秋莉出生之时,已经有太多幽灵在她身边盘旋。纵使寿命远超普通人类,毕竟往者不可谏矣。但这难不倒知识的魔女,连复活死人的禁忌她都无意遵守,只是恰好也无心触犯罢了,又何况是书呢?

她用投影魔法冒犯时空之神,不仅要吃禁果,而且要将智慧树上结过的每颗禁果都尝一遍。她读过伊壁鸠鲁的完整手稿,看过中国帝王焚毁的《诗》《书》,她曾大规模地比对佉卢文和藏文的佛典,也曾为一朝国史在不同时期的增增删删而哂笑。当然了,对她来说,古老的巫祝手札与阴阳图谶才是最最甘美诱人的。

这天她咳嗽病发,于是打算读一读希波克拉底的《养生法》或者西塞罗的《咳嗽》——自然是最早的版本——结果在施法时狠狠地咳了一声,与气流一起喷涌而出的还有她的魔力。平静的魔法阵一下子喧闹起来,她不得不将更多魔力输入法阵的核心,高强度的魔力输出令她双颊泛起潮红又渐渐褪去血色。帕秋莉心里清楚,法阵的微妙平衡其实未能因此挽回,但预想的魔力乱流或爆炸并没有出现,连小恶魔都毫无知觉地在图书馆的另一角继续整理书本。或许这是时空之神的宽宏。

于是帕秋莉小心地控制着水元素涤尽了那小册子上的剧毒,再让它在火元素和木元素的交谊舞会中迅速晾干。简单地翻了翻,她在迅速失望后升起了新的兴趣:这本“书”果然不是她要的欧洲先哲的医学著作,它其实只是一本魔女手记;不过它似乎不属于过去,而是来自另一个世界——毕竟如果有哪所魔法学院的名字不为知识之魔女所知,那它一定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一、

日期:20XX年X月X日 

鸡蛇的羽毛!

今天弄到了一根鸡蛇的羽毛,明天就把石化毒素提取出来。

新月学院的宿舍很破,老师废话很多,学生不是虚伪的贵族就是愚蠢的平民。

来新月学院的路上,灵脉发生骚动,于是我被送到了阿尔克图拉斯森林。骚动的原因可能是灵脉无法忍受某个笨蛋麻烦鬼(这个意义上我该感谢她)。那家伙似乎叫亚可,走路不看路,喋喋不休自来熟,三句不离夏莉欧。她完全不会魔法,也不懂响尾蛇的可爱,看样子是个不能喜欢蘑菇的人。不知道她是怎么进入灵脉的(跟我们一起出现在森林的还有一个像点样的魔女,似乎是叫洛蒂,八成是她帮了忙)。今天被她撞了一次,砸到两次,疼死我了,没准她从大脑到屁股都是石头做的。亚可的嗓门和每个笨蛋一样大,身手倒灵活,在绳网牢球里逃窜的样子和仓鼠一模一样。可能是看她作为诱饵还算合格,又引开鸡蛇帮我省了几瓶药,我让她上了扫帚。

刚才老师带来了同宿舍的室友,正是洛蒂。原来她是芬兰人,家里开魔法道具店的。洛蒂来了之后主动选了上铺,摆放东西也挺有条理,而且确实是她骑扫帚带亚可(那笨蛋竟然带着梅干!)进入灵脉,真是个心软的人啊。看来洛蒂不会跟我抢实验场地,希望第三位室友也是个好对付的人。

好吧,第三位室友竟然是亚可,她来了之后讲了一晚上夏莉欧的魔法秀有多漂亮,又拿着那根造型独特的法杖(据说叫闪亮之杖)缠着洛蒂问了不下一百次,就在我写下这句话的瞬间是第一百零一次。真是麻烦透了,找到传说中的蘑菇标本就赶紧离开这吧。



(2、

“多谢,咲夜小姐”,帕秋莉听见红茶咕噜咕噜地落入杯中,出声道谢,眼睛却没离开手上的小册子,她翻过一页,然后伸手去拿茶杯。

“看什么呢这么入神?”,帕秋莉摸了个空,抬眼,只见蕾米莉亚一手把着茶壶,一手抓着帕秋莉的茶杯,猫着眼。

“是蕾米啊~怎么?终于知道书本的趣味了?”帕秋莉把目光从躁动的红移回到平静的黑上,摊开伸出去的右手向蕾米讨要杯子。咲夜小姐添茶怎么会有水声?我真是入神了。

“我一直都知道。书是多么有趣,你就多么无趣。”蕾米莉亚一口喝掉红茶,空茶杯被扔到帕秋莉的右手上。“咲夜,让她自己倒。”

“哎——蕾米啥时候才能长到爱读书的年纪呢~”帕秋莉右手手指轻动,茶壶悬浮而起,倒出小半杯红茶,又缓缓落桌,连陶瓷的脆响都没发出一声。

“我看是你该早点从书虫的年纪毕业啊,帕秋莉酱!”怎么感觉今天帕琪变得有点毒舌?蕾米莉亚抿了一口红茶,吸了吸鼻子:“嗯,这次的书没什么霉味,值得我称赞它一下。”

“你不知道我刚弄到这东西的时候是啥样,它散发的毒气可以杀掉我几回了,它的主人一定能和梅蒂欣愉快相处。”

“哦?”蕾米偏了偏头。

“这人还是个毒蘑菇疯狂爱好者,应该介绍给某只黑白老鼠认识一下,只可惜和我们不在一个世界呐。”

“诶~异世界的人吗?你只是希望魔理沙被毒死好把书都要回来吧!”帕秋莉瞄到蕾米的翅膀正不安分地微微扇动。真是好懂。

“有没有兴趣一起看?”她又翻过一页。

“嘛~既然帕琪需要一个分享者,身为友人当然可以自我牺牲一下,算你欠我一次。”


帕秋莉很少和蕾米莉亚一起看书,她并非没有尝试过,相反,她一度十分认真地开展对友人的启蒙工作,结果深刻体会了“文明的传播需要武力支撑”这一道理。帕秋莉的武力不够,蕾米莉亚的大脑仍是蛮荒。一起看书——蕾米失去耐心——争吵打架——咳嗽发作——蕾米装出想看书的模样:放弃是这无解的循环的唯一出口。帕秋莉很快发现:蕾米莉亚读书就像是喝加了O型血的红茶:偶尔为之,她兴致勃勃,以为颇有情调,可要是逼她餐餐如此,吸血鬼契约都会被她撕掉。

正因为没有期待,茶会的次日,当蕾米莉亚来到图书馆要求一同阅读那本手记时候,帕秋莉仍不以为意。可等到蕾米莉亚第三次出现,帕秋莉不得不承认那些一无所知的耶稣会传教士至少说对了一件事:“求人如得鱼。”饵用的好,恶魔也会上钩。

即使有些不甘心,帕秋莉还是乐见蕾米对阅读有了持久的兴趣,起码最开始几次是这样的。但帕秋莉以前根本没机会面对的问题很快就出现了。


“帕琪!‘宿舍’是啥?感觉好有趣的样子,我们也弄个‘宿舍’来住吧!”“那是学校为了对学生进行严密管理和控制才设计的制度,本质和监狱没什么区别。”

“帕琪!我也想偷偷开蛋糕party,看电影。不如让咲夜来扮演老师吧!”“这么喜欢当学生就到慧音那报名去”

“帕琪!快翻下一页啦,这一页尽是些奇怪的动植物的名字,有什么好看的啊!”“安静点!这可是研究异界博物学的珍贵资料。”

……


“蕾米,你根本不懂什么叫阅读。”帕秋莉对一位阅读初心者的宽容经不起蕾米莉亚这么奢侈地挥霍。“阅读意味着沉静、归纳、批判。为什么你总沉浸在幻想和扮演游戏中,一惊一乍,我却能花几个小时咀嚼这些词句,一言不发?为什么你只看到变身法术、魔导石塔和扫帚接力大赛,我却已经画出了新月学院可能的结构图,总结了那个世界的魔法学术体系,并且就该时代魔法在社会中的地位作出了合理猜想?为什么你轻易地就相信了叙述者,先入为主地随着手记的视角去观察人和事,而我能冷静地指出戴安娜·卡文迪什小姐和芬纳兰老师其实是坚守魔法传统的主流魔女,并没有那么虚伪、做作、令人厌恶?”

蕾米莉亚的脸上迅速浮现出惯有的不屑:“得了吧帕琪,新鲜的血液最甘美,像你那样看书有什么意思?除了尸体一样冰冷的知识,你还能得到什么?”

“妄想让蝙蝠学会求知果然是我错了。”

“哼——”蕾米莉亚冷笑一声,突然看向帕秋莉的双眼,眼神尖锐得仿佛要给紫水晶嵌上一块红钻:“你的知识里有这些问题的答案吗:为什么手记的主人曾说要尽快离开新月学院,却迟迟在原地徘徊?她真的活在只有自己和毒药的世界里?她在用消极、漠然、怪异和离群遮掩什么?在她用“笨蛋”这个词的时候,有几层含义?”

“这些问题根本不值得研究。”帕秋莉变了脸色,避开蕾米燃烧的双瞳。

“是吗?帕琪,我的嗅觉比你的意识更灵敏,读这本手记时,我能闻到你的血液静静沸腾,那正是你和它的主人在共鸣。”蕾米莉亚把帕秋莉的头扭向自己,逼她和自己对视。

“不……蕾米,你并不明白,无论是这本手记,还是我。”帕秋莉闭上眼睛,挤出话语。

固执而无趣的胆小鬼。蕾米莉亚离开了这个充斥着书本的地方,打算去花园吐出自己身体里的霉味。



(二、

我喜欢蘑菇,蘑菇是我的朋友。

每种蘑菇都有自己的个性,有的温和,有的霸道,有的阴寒,她们的花色也各不相同,如果你足够了解她们,就知道如何以不同的方式跟她们打交道。

如果你承认自己过于愚蠢,无法了解她们的个性,那么关于她们的共同点,请记住以下两条:

1、蘑菇是自在的,只要有一片小小的空间就能生存,至于你的想法,她们并不关心。

2、蘑菇是柔软的,即使你伤害她们,也不会得到迅速直接的回应,但她们会慢慢地向你展示天堂的模样。

如果你还算孺子可教,像我一样熟悉蘑菇们复杂的个性,你就会发现:人类真是单纯多了。人类只有两种:能够喜欢蘑菇的,和不能喜欢蘑菇的。当你足够喜欢蘑菇时,分辨这两种人是很容易的。

来,闻闻这个香味,虽然蝙蝠爪子、蛇胆、干蜈蚣等辅料添得有些多,但是作底料的三种珍贵蘑菇仍很好辨认,卢基奇老师显然是一个能够喜欢蘑菇的人。

看,前面第一排的那两个女生,在我来之前,就坐在现在我左边的这两个位子上,结果突然就结伴拎着书包去上厕所了~这就是不能喜欢蘑菇的人。

你也会碰到一些因为客观原因无法喜欢蘑菇的人,这时就要怀有同情心。那天我就被三个人围在墙边,好像不愿意放我走,而且还要借我一点火把那些无聊的教材烧掉。

她们的好意让我很感动,我想她们应该很喜欢蘑菇吧?于是我简单地测试了一下她们是不是真的能够喜欢蘑菇,结果非常可惜:她们确实很喜欢蘑菇,但她们的精神太脆弱了,承受不起蘑菇带来的喜悦,只不过是最普通的速生蘑菇从衣服里钻出来,她们就又唱又跳,最后开心地晕了过去。

“诶?你跟那个怪胎一个宿舍啊?好可怜啊,不知道会不会被半夜下毒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不许瞎说!她才不是那样的人!”“你能确定她是怎样的人?死掉了可没后悔药……噫!!!我,我们先走了。”不能喜欢蘑菇的人消失了,我说:“亚可,一起回宿舍吧。”

真是抱歉,之前忘了这个笨蛋,笨蛋应该是不能喜欢蘑菇的。我需要修正一下对人类的看法,人类有三种:能够喜欢蘑菇的人,不能喜欢蘑菇的人,以及亚可。


“要不要尝尝?”

“可以,没什么不行。”

从我手上接过Fresh蘑菇特饮的是康斯坦策,她本是个能够喜欢蘑菇的人,可惜目前她眼中只有发动机、平衡器和轴承,都是因为没能出生在一个好地方。

今天我们的秘密研发结束得比较早,所以难得的闲聊了一会儿,我想她会从蘑菇饮料开始慢慢认识到蘑菇的好。

“你真的很喜欢机器人啊,它有那么好吗?”

“没错,它就像蘑菇那样好。”

“为啥要来新月学院?”

“家里人安排的,希望能让我改掉对机械的喜好,专心学习魔法。”

“那他们真是失败了呢~”

“是的。”

“学校的那些老古董应该没几个能欣赏你的作品吧?”

“是的,我的舍友也没有兴趣。”

“没想过离开这?”

“没必要。”

“怎么说?”

“嗯……比如说这个学校,我们在这里能够使用魔法,只是因为这里有魔导石,而不是因为教室、大楼、宿舍。换句话说,只需要关注最关键的部分,不用在意那些无关的条件。这里的人不懂机械,反而不会干预我研究魔法机械,所以我留下。”

“哦~有趣的想法。”

“你呢?”

“我?”

“你的魔导石是啥?”

“那当然是……”不知为何,我恍惚了,我听见自己说“当然是学校博物馆的剧毒蘑菇标本啦。”

“我的放映机已经改装完毕,明天要不要来看电影?”

“好啊,没事就来。”

我回到宿舍,练了一晚上瑜伽,直到暂时忘记那个时候在我脑海里闪过的身影。我想那一定是我脑子里的放映机装错了片子。


我打开宿舍的门,发现两位舍友都不在,洛蒂有课,亚可已经是两个星期零四天找厄休拉老师补习,这真是做实验的好机会。

可是桌子上被书堆得乱七八糟,魔法道具也东一个西一个,是谁把井井有条的洛蒂偷走了?真想把那个人变成蜘蛛关进烧杯里,再把各种试剂都加一点。居然连《日暮》都掉到地上了,不把自己喜欢的东西收好可是不行的啊,洛蒂。我蹲下身,捡起第365卷《日暮》,一抬头,亚可的床铺就在我眼前。

啊……有的东西,虽然喜欢,却没办法收好。

假如戴安娜·卡文迪什是一个能够喜欢蘑菇的人,我或许会请求她用占星术看看我的未来。


我喜欢蘑菇,蘑菇是我的朋友。

每种蘑菇都有自己的个性,她们的花色也各不相同,如果你足够了解她们,就知道如何以不同的方式跟她们打交道。

如果你无法了解她们的个性,那么关于她们的共同点,请记住以下三条:

1、蘑菇是自在的,只要有一片小小的空间就能生存。

2、蘑菇是柔软的,即使你伤害她们,也不会得到迅速直接的回应,但她们会慢慢地向你展示天堂的模样。

3、蘑菇依恋大地,她们永远学不会飞翔,你不用担心她们跑到你够不着的地方。



(3、

魔女是擅长欺骗的生物,她们的谎言总是骗过了自己。

不幸的是,我也是她们的一员。

“为了剧毒蘑菇的标本。”“为了这里的藏书。”同等拙劣的借口,一样显著的效果。

小恶魔送来的书本,美铃小姐栽培的花园,给芙兰的睡前故事,咲夜小姐做的饭菜,还有与蕾米的茶会……生活是一个魔法阵,魔女是自己的活祭品。一旦踏入,就只能小心翼翼地输出魔力。

那些问题确实不值得研究,答案我一眼就能看出,如同回想自己的记忆,要解读每句话背后的隐喻,也不过是探囊取物。可是,追问着这一切的蕾米,她的脸是一次我没有做好准备的阅读。

我羡慕手记的主人,她面对一个嗅觉迟钝的笨蛋。她正煮着一口还未沸腾,甚至永远不会沸腾的毒药锅。她只需要控制好自己搅动的节奏,不必担心被魔法阵灵敏的核心反噬。

神明都是锱铢必较的,这个小册子的到来是时空之神的一场阴谋,一场计划已久的报复。平静的魔法阵似乎已经喧闹起来,我该怎么办呢?

黑白老鼠光顾图书馆时,我用七本魔法书向她换取一个我已经知道的答案,我觉得付出一些代价会使得这个答案看起来更可靠。

“当然是加大魔力输出量啊!”她说。


“这里不提供红茶给散发着霉味儿的人。”

“你的嗅觉失灵了吗?我刚刚沐浴。”

“书卷气从你的骨髓深处传来。”

“那好吧,反正我今天也不是来喝茶的。”帕秋莉在蕾米莉亚的对面坐下,后者撇开头不去看她。

“我只是想说,你的阅读方式的确自成一家,我不该随意贬低。”蕾米莉亚狐疑地瞟过来一眼,又看向窗外。

“为了补偿,我想送一本书来表达歉意。”蕾米莉亚的茶杯飘到帕秋莉的手边。

蕾米莉亚终于转过头来:“我可能需要提醒你,整个图书馆的书都属于我。”

“哦,你忘了有本寄存了很久的书。”金元素在食指指尖凝聚,鲜血零落,咕噜咕噜地掉进茶杯里,两种不同的红盘旋纠缠,合而为一。

“这本书带着霉味,晦涩难懂,包含庞杂的知识,充斥着对读者的批评,出现最多的句子是‘你不懂’和‘你不明白’,但……姑且是本不错的书。”茶杯回到蕾米莉亚面前,稳稳落下,水波不兴,帕秋莉的眼神却让蕾米莉亚耳垂发烫——“你愿意收下吗,蕾米?”



(三、

日期:20XX年N月N日 

今天翻了几页《日暮》,觉得应该只有洛蒂这样的孩子会喜欢。里面出现的蘑菇明显是不能喜欢蘑菇的人所写。

一个月的时间过得真快啊,明天就不能让亚可帮我拎包了。

最近,亚可的变身魔法有些进步了,不过还是没学会骑扫帚。距离她成为夏莉欧还很远吧。

新月学院的魔导石还能用很长时间。



(4、

那天之后,帕秋莉卧床不起,无力持卷一个星期之久。

FIN




作者留言:

新手的一大特点,就是想法和实现想法的能力之间差距太大,而这篇文正是如此。可还是不能放弃啊,亚可即使无法成为夏莉欧,也会成为一个给别人带去快乐的人吧。

感谢每个看到这里的人。

补充留言:

看了14集之后首先是被新OP塞了一嘴戴亚糖,然后剧情上似乎也打了我这篇文苏亚线结尾的脸。苏亚党表示没人权,要闹,要在地上打滚。以后可能真的要抛弃萌二心态老老实实围观主线了……但即使如此我也要说苏西真是太可爱啦!

评论(4)
热度(40)
  1. 欧阳🍄黑椰子殼 转载了此文字
    马住有时间就看嘿嘿嘿
 
 
 
 
 
 
 
 
 
© 黑椰子殼 | Powered by LOFTER